滚动新闻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| 文化频道 | 津报副刊

北漂小十年终于要告别

时间:2017-12-25 10:02:00   来源:天津网   作者:阿德   责任编辑:魏巍

AG视讯:但没想到三分钟热度一直坚持了五年,如今越发热爱,在心中渐渐生根发芽。

  宏君 29岁 职员

  AG视讯讯  每日新报记者 阿德  上个礼拜,我和妻子把最后一箱货物打完包,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,我这么逗她:有没有一点家徒四壁的感觉?她看着我,眼睛笑成了弯月。

  我走过去,揽她入怀。她就像是小猫一样温顺。我俩即将离巢了,这座城市每分每秒都会有人从四面八方刚刚赶过来,但是有多少人选择离开呢?

  为什么离开?

  宿醉醒来,你会对所有的一切都失去热情。

  我们俩在北京待了小十年,疲倦了。

  你们都是哪里人?

  我们俩都来自小地方。当然这是一种刻板印象——小时候总觉得自己的家乡属于穷乡僻壤,一门心思做着鲤鱼跳龙门的美梦。后来的际遇,也让我们相信自己即将梦想成真——我成为村里这么多年唯一入京的大学生,老乡们为我敲锣打鼓庆祝了好几天。他们奔走相告,不断为我赴京的这个事件增添神秘色彩。在他们眼里,那个地方神秘莫测而又引人入胜。

  而对我而言,考出去的意义更多在于,迎接更多的不可能:那里也许没有老家每逢春天漫山遍野皆是花海,似乎也不用按部就班、缺乏思考地活着。特别是老家晚上九点外边的一团漆黑,显然和我的内心世界格格不入。

  到北京之后,和你想象的相同吗?

  满目都是高楼大厦和车水马龙,但我没有想过,楼会有这么高,车会有这么多,这里会有如此繁华。我怀揣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,里面既有兴奋和期待,也有惊慌和彷徨。可我知道,从今往后,我的脚踩在大城市的地面上了。为了走下去,我必须改变自己。

  你改变了什么?

  我催眠自己:你就是一只老黄牛,时间全部留给读书和打工。我很少和同宿谈论未来,也不会轻易展露自己的脆弱。这在我看来,容易暴露我的无知——我的身边有太多比我优秀的人了。他们简直都是人精。优秀的出身、一流的教育,甚至还有一副漂亮的容颜。他们已经被这座城市,选做了弄潮儿的候补选手。只等发令枪一响,他们就会把别人远远落在后头。

  我的态度就是这样的——其实不少从小城市来到这里的人,都有过这样的潜台词:这里的游戏规则,轮不到你来质疑什么。

  所以你要抓紧一切时间改变命运?

  大三那年我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销售代表。每天我都穿着一身说蓝不蓝说灰不灰的工服,坐着地铁和公交车去谈项目。我特别想干好。两个月下来,一单也没谈成。放在现在,我早改变战术了,可我当时还傻呵呵的,以为让自己忙碌起来,就能让自己变得特别上进。

  毕业后,我和同事合租了一个独单,他住卧室,我睡客厅,每个月比他少交150块。我觉得自己特别精明,住宿舍时六人一屋,和现在比条件差远了。当时我每个月赚四千多,一发工资我就存在折子里,半年下来存了一万多。

  我突然觉得自己有钱了。我买了一个笔记本电脑——在互联网公司当然要懂网络,然后第二天早晨醒来,站在我家窗户旁边,一个决定突然冒了出来:我要谈恋爱。

  你的决定挺重大的。

  在此之前,女孩是我的禁区。不是说我没有魅力,恰恰相反,我从小异性缘就很旺,她们总会有意无意给我点暗示。可这些好意,我都视而不见。我从她们的身边穿过,目不斜视。换句话说,我好像把她们都屏蔽了,让自己全心全意,等着在大城市的新生活。

  我这是骗自己。她们的发梢、嘴角、汗毛,甚至气味,都时时刻刻牵动着我。我很想靠近她们,但我没有这个胆量。她们是那么优秀,身上似乎都带着光环——家室背景、教育资源、容颜相貌……她们就像是教学楼顶迎风飘扬的旗帜,永远仰着头。

  直到我遇到了她。她也是从小地方来,想在这里立足。后来在一家房产公司做销售。

  我们恋爱之前,她这样问过我:究竟要奋斗多久,才能买得起房子?

  我无言以对。

  无语的不止你一人。

  对于有相同成长经历的人来说,在这座城市打拼,两个人显然要比一个人孤军奋战,让你感到温暖很多。我们俩搬到了一起。还是一个一居室,只不过这次我终于能睡在床上了。

  夜晚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光。躺在床上,清风从窗户吹进来,刮蹭着皮肤,轻柔而撩人。我从后面抱住她,埋进她的长发里。夜色如水,就那么静止不动,也是美好的。

  蜗居的快乐。

  虽然我们很节俭,但内心深处我还是觉得对她有所亏欠。想到这里,我就会带她下馆子,点两个小菜,一瓶啤酒。

  后来我们变得忙碌了。楼市涨势喜人,互联网行业也是泡沫渐起。我们开始加班,习惯性加班,后来我们学会了享受加班——因为有业绩、有加班费。有一次我晚上十点多到家,坐在沙发上呆坐了半个小时。说不上来的无力感。后来她进门,坐在我旁边,默默流泪。

  那时候你们多久没有沟通了?

  我们做过调整,想赶快结婚要孩子。我清楚地知道,如果选择沉默,结果就是分手。如果那样我又要回到单枪匹马面对这座城市的时候。

  一年之后,我们的孩子出生了。她被调整到了内勤岗位,我好像更忙了。但收获还是牺牲,都不足以解决迎面而来的现实问题:我们能买什么样的房子?以后孩子在哪上学?全家能过上什么样的生活?双方父母谁来赡养?

  这些问题此起彼伏,像波浪一样,狠狠地砸在地上。我和妻子花了半年多的时间,想去寻找答案。但是没有任何答案。

  于是你们决定回到家乡?

  我和妻子有了回老家的想法。权衡了一下,我们决定回妻子老家工作。从投简历面试到给孩子户口落地,又折腾了几个月,现在终于到了告别时刻。

  记得我交离职申请的时候,同事们担心我会后悔。我这样告诉自己:没什么大不了的。我只想让自己和家人更体面地生活。

[进入论坛]
更多相关新闻:

帮办·回顾

副刊·社会

网络热点

津报副刊

社会新闻

网络热点

唐代宗元陵下宫
记者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获悉,经过近一年的持续勘探
韵味南开拉开帷幕
近日,“韵味南开”春节文化惠民季——市曲艺团南开
合作: 赌博评级 真人博狗 AG视讯